Sameen

beep!

【Timjay】你最爱的那个性.爱电话接线员

五叶:

    *在sy上看了一篇文结果里面的彩蛋提到了Jason去应聘性.爱电话接线员,所以我就想:为什么不真的搞一发呢?(说好的长篇呢赶紧去写啊! 




    *AU,没有超英的世界




    *也没有黄……我错了我对不起大家为什么这种梗都可以没肉!






    




    




    


    一直到Tim按下那个绿色的通话键,他还在思考他要不要这么做。




    想想看吧,一个正常的、十七岁、男性青少年,组合在一起就仿佛代表着挥洒的汗水、无悔的青春和……满溢出来的男性荷尔蒙以及无处释放的欲.望——仅指那些没有女友的。但Tim稍微有些不同,如果他想要,他完全可以找到身材火辣的女同学做女友或者单纯约着来一发,毕竟他的长相很受欢迎,又有着优秀的运动神经,学习成绩稳定前列,而且还不是那种贫困到天天汉堡汽水做三餐的家庭。




    唯一的障碍是,他的性取向。




    不过,如果说他是Gay又不完全对。实际上,他还没喜欢上任何一个异性或同性。有人说验证这个最好的办法就是想想性幻想中出现的对象是男是女亦或是其他,但Tim就连给自己做个手.活的时候脑海里都是一片空白,能顺利解决射出来完全是靠生理快感,没有心理因素半分功劳。




    他甚至还可以在打.手.枪的同时在脑海里编写程序呢!




    Tim很难不在意这个问题,然而他并没有询问的对象。最好的朋友?能让他说出这种事的那种好友还不存在;父母?他试过,结果是父母商量了几天之后派他妈妈做代表告诉他不管儿子你爱的是人还是不是人爸爸妈妈都会永远支持你(顺便一提,Tim非常感谢父母的理解与包容,虽然他觉得他爱的应该还是人类。);他又不可能随便约一个姑娘或者男孩上床来确定他的性取向。




    因此,这个问题始终困扰着Tim,从他15岁开始、再到16岁、17岁……直到他偶然在街边墙壁的层层叠叠的广告中看到这个电话。




    那是一张非常破烂的广告纸,或者说它根本称不上是一张广告纸,只是用黑笔随意地写在一片碎报纸上的电话号码加上一句“性.爱电话”的简短介绍,笔迹断断续续、粗细浅淡不均,一看就知道用来写广告的这根笔快要没有墨水。就连承载它的碎报纸都饱经风霜,泛黄卷曲的同时还粘着不少其他被撕掉的广告贴在它上面时留下的胶痕。




    不知怎地,Tim鬼使神差地驻足,蹲下身用手机自带的光亮努力分辨出上面的电话号码和付款账户,然后记了下来。






    




    


    必须承认比起以约会为名约一个他根本不喜欢的人上.床,付钱来换取一段一对一语音时间对Tim来说要好接受得多,至少他不必面对约到了人上了床才发现自己对对方没有一点兴致的尴尬——付费电话就是有这种好处,你可以随时挂断。




    Tim在自己的床上翻了个身,侧耳倾听客厅里的动静,什么声音都没有,理所当然——在他进入房间后不久,他的父母关闭了电视,略聊了几句便回卧室休息,为了保证万无一失,他还靠刷网页打发了两个小时的时间,以确保父母真的已经睡熟——然后,他调出手机的通话界面,犹豫却依旧持续地输入了他记下的号码。




    Tim可以向上帝发誓,他紧张得要死。




    “你好?”




    电话没响几声就被人接了起来,从听筒中传出的是男性的声音,听起来很年轻,应该没比Tim大多少。




    这是人们在拨通性.爱电话热线后会遇到的常态吗?Tim不太确定,实际上他已经开始觉得这是什么人为了恶整一下接电话这个男人搞出来的恶作剧了。毕竟他可以确定他没有记错号码,而在大多数人包括Tim在内的认知里,性爱电话的对面至少应该是个姑娘吧?




    “你好,”Tim小心翼翼地将手指凑近听筒的位置,好在等下被询问到的男人暴怒起来的声音从中传出吵醒他的父母之前把它扼杀在听筒里,“我拨错了号码吗?”




    “……我怎么知道你有没有拨错号码?”年轻男人十分诧异,“你要找谁?”




    “实际上,我是在路边的广告上看到你的号码的,上面的文字说这是付费的性.爱电话。”




    话音刚落,Tim死死按住了听筒,这也使得他错过了男人语气与暴怒毫不相关的回复。




    “不好意思,你刚才说了什么?”




    Tim觉得有点尴尬,还好电话另一端的人看不到他的脸。




    “我说,你这个人还挺可爱的。”对面的声音传过来时带了点笑意,“一般人在听到是男人接电话的时候都该挂断了吧?顺便说一句你没打错号码,好了,小鬼,还想继续吗?现在挂断来得及,我不收你钱。”




    “我以为这种电话都是能拖几分钟是几分钟的?”




    Tim反问,对方表现得就像是经历了很多的老手,反而激起了他不想被小瞧的好胜心。




    “那是有组织的那种,我是个人的。没有监督,一分钟一美元打到账户里,全凭顾客自觉,当然要哄好客户。”




    Tim几乎能想象得出对面的人深吸一口烟,然后将过滤嘴夹在指间的模样了。这不太好,是说,对他的心脏不太好。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他的心跳快加速到每分钟120次了,就在他想象这个画面的时候。




    “如果我说,我还要做这笔生意呢?”




    “也行吧……”男人拖长了尾音,“反正我现在有空,先告诉我你满没满十六周岁。虽然我也不是很在乎年龄这种事情,但我还不想因为这个被抓进去。”




    “真遗憾,我已经十七周岁了。”Tim忍不住微笑了起来,反将一军成功,哈。




    “好,那你喜欢当Top还是Bottom?”




    男人迅速切入正题,似乎根本没注意到Tim的较劲,这让他突然地又有些挫败,但是比起挫败,Tim更在意的是另一个问题。




    “Top?”




    询问脱口而出后Tim才反应过来这个问句的意思,这真的不能怪他,一般人怎么可能这么快联想到这个词的引申含义呢?但男人显然把这个当成了他的回答。




    “没问题,接下来告诉我我该怎么称呼你?Daddy就算了,我会笑场。”




    “在问这个之前应该先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吧?”




    Tim微妙地不甘,只好从别的地方找补,因为他没法反驳——虽然他确实不能理解Daddy梗的妙处也不想要,但是上来就被否决和他自己提出不要完全是两个概念!




    “Jason,”男人懒洋洋的声音传到Tim耳朵里,像一根软绒绒的羽毛轻轻挠着他的鼓膜,“叫我Jay也成。”




    “好,”Tim紧张地咽下一口口水,虽然他依旧不知道他紧张的理由,但他觉得现在他的紧张和他拨打这个号码时的紧张不太一样了,“我是Tim。”




    “那就进入正题吧。Tim,想知道我们马上就要做些什么吗?就今晚,就现在这个地方。”




    Jason行动力超凡,前一句还是语气清爽的回复,后一句立刻变成诱导式地询问,像是诱惑又像是隐秘的挑.逗,仅仅一句便营造出了足够的暧昧氛围。Tim不合时宜(或者很合时宜)地觉得他这样要命地性.感,但是——




    “等下!!!”




    Tim大喊出声,然后才意识到他会吵醒父母,连忙压低声音,同时紧张地听着父母卧室的动静。




    “我、我是说,这太快了吧?”




    “……请允许我重复一下,你打的是性.爱电话。”而不是什么午夜交友热线。Jason的意思很明显,Tim听得出来,但……好吧,他就是觉得太快了。




    “难道你还是处男?哦抱歉,我不该提这个。”




    Jason毫无诚意地道歉,Tim觉得他这样根本就不是合格的性.爱电话接线员,每个人都会给他差评,Tim也该像个正常人一样狠狠挂断电话然后不给账户打过去一美分——但Tim该死地做不到。 




    “所以难道我们就不能……只是聊天?”




    好极了,Tim已经彻底偏离他打这个电话的目的了,最糟糕的是他居然觉得这样不错。




    “你爸妈给你的零用钱花在这种地方未免太浪费了吧?还是你其实打算欠债逃跑?”




    Jason没有同意也没有拒绝,而是选了一个常人不会用的切入点,然后撞进Tim的擅长范围里。




    “没关系,”Tim觉得自己又扬起了嘴角,“我有做兼职,够付给你的了。” 




    




    




    再次给Jason打去电话的时间,Tim选择了第二天的晚上。 




    有点快了,或许这显得他太心急,不够绅士,也不够优雅——但这全都是他按下拨号后才想到的。




    “你好?”




    行吧,显然Jason没存他的电话号码,Tim不会说他有点失望的。




    “是我,Tim。”




    “哈?”Jason的语气有点惊讶,“你终于意识到打性.爱热线聊天实在傻得透顶所以决定改主意了是吗?” 




    “什么?不,没有!”Tim语气激烈地否认,“我只是为了告诉你我已经付完昨天的款项了。”




    话语甫一出口他就后悔了,不是因为他今天放学后多花了点时间去付这几美元,而是因为那个“只是”。




    这下Jason要挂掉他的电话他也没理由继续了。 




    “……你还真转账了?”Jason沉默了一会儿才开口,注意的却不是Tim在意的点。




    “当然,我不是那么不守信用的人。”很好,话题再次回到安全领域,Tim略微放下心来。




    “我能问问你打这个电话到底是要干什么吗?”又一阵诡异的沉默过后,Jason询问,“老实说,我不信你是那种在学校找不到朋友说话的家伙,虽然你完完全全就像个nerd。”




    “我就把你这句话当成夸奖了。”Tim有点或许不该有的高兴,“如果只是聊些日常的话,我确实有很多这样的朋友。以及,准确地说,我是geek。” 




    “所以你其实是现实社交障碍?”Tim听到那边有拖动椅子的声音,Jason似乎坐了下来,“开玩笑的,但我真的挺好奇你打这个电话的目的是什么。莫非你是不想出柜的同.性.恋?嗯,不对,我记得我的广告没写性别。”




    “呃,其实我就是想知道我的性取向,”Tim决定对他坦白,“这就是我为什么要打这个电话。”




     “原来如此,”Jason很快理解了Tim的这种做法,“所以你要试试看听哪种性别的叫.床声能硬得起来?但你不觉得去找个A.V或者G.V要快得多吗?别告诉我geek不懂怎么找成.人.片。”




    “该你回答我的问题了。”Tim避而不谈,不知为何他不是很想和Jason讨论听什么叫.床声和硬不硬得起来之类的问题,“你为什么要来做这份工作?”




    这回Jason沉默的更久了,就在Tim以为他不会回答并暗暗后悔问出这个问题的时候,他终于开口说话。




    “因为这很简单、要求不高、又安全——对一个还没到变声期、没有父母也没有亲人的男孩来说。”




    “……抱歉,我不该提这个。”Tim想来想去也只有这一个回复。




    “没关系。”听筒里传来拆纸袋包装的细碎声,随后又传来Jason含糊的声音,Tim猜他刚刚拆了一个三明治,“我爸是个垃圾,至于我妈,死了可能对她来说还要更好一点吧?好了Timmy,我马上要去工作了,下次再聊。”




    Tim还来不及说些什么,电话另一端传来的就只有“嘟嘟”的忙音了。 




    或许Jason并不像说的那样不在意,Tim心想,刚刚Jason的回答解决了他的一个疑问,然而这让Tim更想知道另一个问题了。




    Jason现在在做什么工作?




    




    




    上次的通话显然不够十分钟,但Tim还是向Jason的账户里转去了十美元。他其实是想再多给一些的,或者直接告诉Jason不用再搞这些事情他的电脑兼职再养一个人毫无问题,但这会不会显得太高高在上了呢?Jason不是那种为了挣点钱什么都无所谓的家伙,这么一来,搞不好他会直接把Tim拉进黑名单。




    实际上,他一整天都在思考类似的事情,以至于被老师点名叫起来三次,下课后还被同学问是不是没睡好,被Tim敷衍过去了。




    不过即使如此,Tim还是没想出要怎么给Jason打电话才好,直到他意识到他其实已经拨通了电话。




    “Tim?”很好,看来Jason这次存了他的号码,“你不用上学的吗?”




    “已经放学了。”Tim换了只手拿手机,有些局促不安地盯着学校对面的店铺看。




    “这次有什么事?如果你想确认你的性取向,晚上再打过来吧,我还没下班。”




    至少他可以确定Jason不是在什么奇怪的地方工作了,Tim对那些比较灯红酒绿的场所不熟,但这些地方都是晚上才开始热闹起来的这件事他还是知道的。至于上次Jason说的要上班,可能只是他用来挂断电话的借口吧。 




    “不,不是那个,我只是想说……”快点Tim,快想出一个理由,“想说……我学校对面的那家冰淇淋店卖的冰淇淋很好吃,你要不要尝尝看?”




    “Tim、Tim、Tim。”Jason发出一连串叹息,“我哪知道你的学校是哪个?”




    “呃,哦,抱歉。”Tim觉得他的脸都要烧起来了,迅速报上了自己学校的名称。




     “挺好的私立学校,不过原来你说的是那家店啊。”出乎意料的是Jason似乎知道他说的店家,“店主是位老奶奶对吗?她人挺好的,到晚上总把卖不完的冰淇淋分给街头流浪的孩子。”




    Tim想问他是怎么知道的,却在问句出口的前一瞬间意识到了答案。




    没到变声期意味着年龄很小,失去了父母,没有钱又没有可以依靠的亲戚朋友,Jason那时的状态用来描述“街头流浪的孩子”可以说是最精准的形容了。 




    “她确实人很好,”最后,Tim只是这样说,“最近出了新口味的冰淇淋,你要试一下吗?”




    “有空的话。”Jason应允。




    




    这次挂断电话后,Tim不仅为通话时间付了钱,还多打过去二十美元。 




    




    




    从那之后,每天一通电话变成了他们之间的常态。




    Tim没有忘记他一开始是因为什么拨打了这个号码,不过这个问题已经解决了——在他第一次回忆着Jason的声音做手活射出来的时候。




    与此同时,另一种情绪在悄悄攥住他。他想知道更多关于Jason的事情,他知道Jason21岁,是双.性.恋,独居,养了几盆花草,邻居的猫几乎天天跑过来睡他的花盆里还压死了他最喜欢的绿萝,Jason气得要命想全部改种仙人球,最后还是在阳台上给猫准备了一个猫窝……但是这些还不够,Tim想知道更多,想知道Jason的择偶条件,想知道Jason……会不会喜欢一个比他小四岁、还在上学、尽管才和他打了不到一个月电话,根本没见过他却已经爱上他的高中生。




     Tim在想什么时候坦白,或许应该等到他成年之后?虽然他觉得仅仅一年改变不了什么,即使是17岁他靠编程也完全可以挣到和那些比他大上几十岁的程序员一样的薪酬,但Jason似乎对未成年很不信任。




     然而很快他就不需要考虑这个问题了。




    




    Tim的学校附近发生了一起抢劫杀人案,这事在哥谭可以说是相当平常的事情了。不知获得了什么线索,警察们找上门来,挨个询问学校里处于14-17岁之间的男性。 




    要知道,这差不多就等同于他们学校所有男性学生了。




    Tim自然也在其中,他跟着其他男生一起站在等待询问的队伍里,一边缓缓向前挪动一边掏出手机在上面写代码。




    其实他更想给Jason打个电话,但Jason昨天跟他说他今天的工作没办法接电话,只好这么消磨时间。




    或许是他太投入了,一直到队伍轮到他,Tim都没有从手机上移开视线,更没有意识到他已经站在了队伍的首位。




    “这位同学,别看手机了,昨天晚上七点到十点,你在哪里做了什么?”




    听到他声音的瞬间,Tim猛地抬起头,不敢置信地看向警察。




    负责他这排的警察看起来没比他大多少,穿着很清爽——这似乎是句废话因为他穿着警服——长相英俊,有着一双稍微偏绿的那种蓝眼睛,手上握着一根钢笔。




    但最重要的是他刚刚带着些调侃的那句话。




    “……我在和你打电话,Jason长官。”




    Tim轻声回答,带着笑意的那种。 




     




    番外(?




    1.




    “你知道吗,我一直以为你靠我一个客户挣不到什么钱,所以每次都会多给你打一点。”




    “……………………”




    “怎么了?Jason?”




    “我以为你在第一通电话之后就没再付过钱了。”




    “诶?”




    “毕竟根本没有电话性.爱,我以为你只是想找个人聊天——没那方面意思的。”




    “如果我说,其实有呢?”




    “那我也只能回答你——好啊。” 




    2.




    “所以这就是你不说你工作的原因?因为你是警察?” 




     “对,我开始变声就不干了,然后有位老警察资助了我,我才去了警校。”




    “哥谭是很糟糕,不过也有很多这样的好人。”




    “是的,比如会给根本没有性.爱的电话热线付钱还多给不少的人。”




    “喂!” 



评论

热度(301)